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彩过刊
无标题文档
四川省建委工会主席判刑后引起争议

2006-12-12  来源:王甘霖 尹鸿伟  浏览次数:100

  2006年2月17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原四川省建设委员会工会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省建委工会")副主任兼机关工会主席高德江"滥用职权罪"罪名成立。在此之前的2005年12月末,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以"滥用职权罪"判处高德江有期徒刑三年。
    《刑法》第397条的"滥用职权罪"是特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那么,作为专职工会干部的高德江,在履行工会工作中,因"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是否也应该以"滥用职权罪"论处呢?
                 "天海骗局"
    高德江是因为成都家喻户晓的那起"天海骗局"事件,而牵涉到"滥用职权"的。
    在成都,有一个远近闻名的荷花池综合批发市场。生意兴隆的荷花池市场中有一家以批发服装和布料为主的四川天海大市场,曾经,能够在"天海"内拥有一个铺面,即意味着"日进斗金,财源滚滚"。而从1997年12月至1999年12月间,"天海骗局事件"致使有人倾家荡产,也有人锒铛入狱。
    "天海骗局事件"的始作俑者名叫田芳华。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天海骗局事件",对田芳华作出的有罪判决载明:1992年10月,四川省建设委员会(后为建设厅)批准成立了四川省建设实业总公司(下简称川建实业公司),由省建委工会主管。1993年,田芳华出任川建实业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
    1996年5月,川建实业公司取得了位于成都市荷花池地区一块2900平方米土地的18年有偿使用权后,决定出资在此开工修建"四川天海大市场"。随后,总经理田芳华在"天海"修建尚未竣工之时,就先后与111户商家签订了营业用房经营权的出让合同,将"天海"综合楼的一楼全部摊位和二楼部分摊位的18年有偿使用权分别转让给了这些商家,收取了18年的有偿使用费,金额达1000余万元。
    到1997年底,为解决公司因开发造成的资金紧张窘况,田芳华想办法获得了主管部门和各相关部门的批准。其中包括省建委工会出具的《关于同意四川天海大市场发售营业展位试点工作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
    之后,川建实业公司委托成都一家投资公司对"四川天海大市场"进行大肆策划、包装和宣传,以虚构的营业展位向公众发售,骗取巨额资金用以周转。一个营业展位根据楼层的不同分别以1万元、5000元和3000元不等的价格发售,川建实业公司还与购买层位的商户、群众签订了合同,承诺购买的营业展位使用权自购买之日起就委托给发售人统一管理;委托期限分为两年期和三年期两种,其中年委托经营回报率为15%-17%,远高于同期银行利率;并约定委托期满后,再由川建实业公司以不低于原价格的方式进行回购。
    这种"既不用亲自管理,又有丰厚回报"的优惠条件迅速吸引了众多商户和投资者,一时间成为成都地区的一大投资热点。从1997年12月至1999年12月间,川建实业公司便以高额回报率和回购等"保险"方式为诱饵骗取公众巨额资金高达1356万余元,随后迅速将所获资金耗用。
    据成都市公安机关事后调查发现,田芳华"发售"的"天海"展位中还包括以前已经出售给111户商家的一楼全部摊位和二楼部分摊位,川建实业公司施展了"一女二嫁甚至三嫁"的骗局。
    合同约定的委托经营期限届满后,由于川建实业公司承诺的展位和回报资金情况一直没有兑现,投资者和商户发觉情况不妙,立即向成都市公安机关报案。随后,"天海骗局"大白天下,该案受害群众达550余户之多,多数是退休职工和下岗工人,他们为了买到"天海"商铺的使用权,把半生的积蓄,甚至向亲戚朋友东挪西凑的钱,投入了田芳华一手操作的"天海骗局"中。
    2003年5月,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将田芳华以涉嫌合同诈骗罪移送至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2004年3月25日,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田芳华有期徒刑12年,同时判处川建实业公司罚金100万元。
    武侯区人民法院根据对田芳华和川建实业公司的判决,追回400余万元资金发还受骗群众。
                   工会主席"滥用职权"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检察院通过"天海骗局"案侦情节认为,原省建委工会副主任兼机关工会主席高德江在"天海骗局"案中涉嫌"滥用职权罪"。为此,已退休数年的高德江,因为几年前一纸批复文件,而成为"天海骗局"案中惟一被判刑的官员。
    2005年6月,成都市武侯区检察院以涉嫌滥用职权罪对时年63岁的高德江提起公诉。
武侯区检察院在《起诉书》中认定,1997年12月,在天海大市场修建尚未竣工并已发售部分展位时,川建实业公司向工会工作委员会请示发售"天海"展位。作为副主任的高德江在没有向主管领导请示批准的情况下,出具了《关于同意四川天海大市场发售营业展位试点工作的批复》。
    随后,这个《批复》被川建实业公司用来欺骗投资者和商户,吸引后者购买"天海"展位。
    检察机关认为,从1997年12月至1999年12月间,川建实业公司凭借此《批复》骗取公众集资款1300余万元,事后大部分无法追回,导致公众多次集体上访,严重影响了国家机关的工作秩序和社会稳定。而在2002年5月,四川省建设厅已经以《情况汇报》向省政法委汇报了关于"天海"非法集资引起的群众上访,以及高德江未经有关领导同意出具《批复》等问题的说明。
    2005年6月,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公开审理高德江案。高德江辩称其是按照规定出具《批复》,是职责所为,其是在看过川建实业公司的《工商经营许可证》以及房管局的《租赁许可证》两样业务主管部门的证照才出具《批复》的,川建实业公司的诈骗行为与《批复》没有关系,不承认自己滥用职权。
    高的辩护律师邹登峰辩称,《批复》是在履行正常工作职责的范围内对企业的指导行为,该行为不属于滥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公职权,并且《批复》与诈骗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利害关系,故认为高"滥用职权"的罪名不能成立。
    同时,原四川省建设委员会工会主任白增泽也向法庭证实,他不知道工会出具过什么批复,而且有关重大、疑难问题发文是要经其同意的。更有数名证人向法庭证实在川建实业公司的发售说明书中看见过有《批复》条文的字样。
    2005年12月,武侯区法院以犯"滥用职权罪"对高德江作出了"有期徒刑三年"的一审判决。法院认为,高德江虽为四川省建设委员会工会副主任,但其身份应当是四川省建设委员会的机关工作人员,向川建实业公司出具的《批复》未向有关领导汇报,而超越职权擅自作出;《批复》发文形式和内容是对企业具体请示的明确批复,不属于对企业的一般指导行为,其主体及行为特征符合滥用职权罪的构成要件。
                 四川省总工会说"不"
    高德江不服一审判决,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其辩护律师邹登峰说:"首先我们坚持认为高的行为不应该构成滥用职权罪,其次川建实业公司在进行发售展位诈骗时,向公众展示具备销售资格的文件、要素有八个方面,其中包括'四川省资产评估管理中心'、'成都市房地产经营管理处'、'成都市公证处'和'四川省工商局等'。如果要追究法律责任,另外七个部门的相关人员都应该被追究,而不能只是其中建委工会的高德江。"
    他表示,高德江根本不可能有主观上的故意行为,例如检察机关曾经调查高与川建实业公司总经理田芳华有没有不正当的经济往来,结果没有查出问题,"这也就是检察院没有起诉高德江受贿罪的原因,这个案件与一般人们所想像的'官商勾结、行贿受贿'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邹律师还说:"川建实业公司作为一个独立的法人企业,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应该独立承担法律责任,所以应该由其自己承担诈骗造成的后果,不应该牵连到主管部门,而且《批复》也不是该公司诈骗成功的必要条件。"
    高德江在上诉期间,其辩护律师邹登峰向四川省总工会提交了一份《律师咨询函》,其中提出三个问题:"一、各级行政机关组建的工会组织,是否可以代表或等同于国家行政机关?二、省级机关的专职工会主席,在履行其所在单位工会的工作职责时,是属于履行群团组织的工作职责?还是属于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在履行行政职责?三、各级专职工会干部在工会工作时,是否可以视为是在执行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职责?"
    2006年1月16日,四川省总工会法律工作部对邹登峰咨询的问题回复如下: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二条规定:"工会是职工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这一规定明确了我国工会组织的性质,指明了我国工会是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是我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重要的社会团体,但不是代表国家、政府行使权力的机关。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六条规定:"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是工会的基本职责。"各级工会工作人员(包括工会主席、副主席)在履行工会职责时,属于履行群团组织的工作职责,并非履行国家行政机关的工作职责,也不是执行国家行政机关的公务。
针对四川省总工会的回复,邹登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一审法院认定高德江犯"滥用职权罪",严重违反了《工会法》第二条和第六条的规定。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接到高德江的上诉以后,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并于2006年2月17日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在此裁定中,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四川省总工会法律工作部的回复虽然合法、真实,但并不能支持其(记者注:辩护律师邹登峰)辩护观点,本院对其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其实,高德江"罪"与"非罪"的争议,其关注度已经远远超越了事件本身。高德江的行政机关工会干部、工会主席身份是否能构成国家公务人员"滥用职权"成为一个争论的问题。一名长期从事党政官员案件查处的检察人士说:"如果高德江本人是四川省总工会或者成都市总工会等专职工会机构的干部,他的身份可以不被认为是国家公务员,即其行为不可能构成滥用职权;但高德江虽然在省建委的工会工作,却是省建委的在编干部,所以其身份如法院判决所说'其身份应当是四川省建设委员会的机关工作人员',所以追究其滥用职权是有法可依的。"他还指出,如果省建委的工会干部不是行政编制,而是事业编制时,其行为是否构成滥用职权,司法机关应该视具体情况商榷。
                          编辑⊙李树国
Copyright © 2004 职工天地杂志社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