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彩过刊
无标题文档
产妇临产时病危,医生“ 集体逃跑”

2006-12-12  来源:阿海 阿玲  浏览次数:102

                    产妇宫口已开,医生要上街买菜

    2005年6月6日上午,安徽省宣城市杨林林场场长张新年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已过预产期的妻子汪福兰,来到离家比较近的宁国市港口中心医院进行常规检查。妇产科主任黄桂枝说:“打催产素就能顺产。”张新年随即办理了住院待产手续。

    上午9点多钟,黄桂枝让护士给汪福兰打催产针,阵痛一直延续到6月7日早晨,汪福兰还是没有生下孩子。捱到下午2点多,黄桂枝让护士给汪福兰打了加大剂量的催产针,不久,黄桂枝的下身开始出血、出水,慌了神的张新年找到医生:“黄医生,你快去看看她是不是要生了?”“这宫口还没有开,急什么?再等等!”黄桂枝掀开汪福兰的被子,很不耐烦地说罢,就离开病房。“痛,好痛……”妻子在床上已经叫了两个多小时,声音在一点点变哑。张新年的婶婶掀开被子看了看,冲张新年喊了一句:“宫口都开了,还不快叫医生来。”张新年飞奔到医生办公室。

    此时,黄桂枝正收拾着包,准备出门。“黄医生,我老婆要生了。”张新年气喘吁吁地说。“她什么时候生,我比你清楚,我现在有事要回家做饭。”黄桂枝看都没看张新年一眼,继续收拾东西。

    张新年不敢相信,在这个黄医生的眼里,回家做饭竟然比病人的生命还要重要。他拽住黄医生的包,“黄医生,要不你先去看看她吧,她要是真的宫口没开,你再走也不迟啊!”“你干什么?”黄桂枝一把拽过包,白了张新年一眼,转身欲走。“医生,我看见小孩的头了……”婶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门口。“你看见小孩的头?你这样内行,还送她到医院干什么?你们干脆让她在家里生好了!”黄桂枝背着包径自下楼而去。走了几个台阶,她突然回过头来对张新年说:“等我买完菜回来再说。”

    黄医生走了,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张新年不停地朝楼下张望,盼望黄医生快点买完菜回来。汪福兰的脸色一点一点变得苍白,汗水已经洇湿了身下的床单。

    40多分钟后,黄桂枝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医院的楼下。张新年兴奋地对妻子说:“黄医生来了,你有救了!”然而,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还不见黄医生到病房来。

    张新年和婶婶一起来到黄医生的办公室,发现黄桂枝竟然坐在椅子上削土豆皮。婶婶一把夺下黄桂枝手中的刀:“医生,病人已经疼得不行了,你怎么……”“今天晚上我家里有客人。”黄桂枝振振有辞地说。“婶婶,麻烦你……给黄医生洗菜。”张新年气愤地说。婶婶强压怒火,赔着笑脸对黄医生说:“我帮你拾掇菜,保证不会耽误你晚上做饭。”婶婶说着说着,差点哭出声来。

    随后,黄桂枝来到病房,简单地检查了一下汪福兰的下身,对张新年说:“宫口是开了,但她自己能把小孩顺产下来。”可怜汪福兰,在疼痛了近6个小时后,依然没有生下孩子,她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如果此前黄桂枝没有去买菜、择菜,而是在病房里亲眼目睹汪福兰难产的经过,也许她早就作出了剖腹产的决定,可惜这个假设没有成立,汪福兰错过了剖腹产的宝贵时间。

    张新年强烈要求立即为妻子办理转院手续。有医生安慰他说:“我们已经从市医院请来了妇产科的专家,马上实行剖宫术。”随后,医院让张新年在《手术、操作知情志愿书》上签字。记者在这份志愿书上看到“志愿请宁国市人民医院医师施行手术、操作”一行字,但张新年后来得知,请来的是该市河沥镇医院的医生。记者随后打电话到河沥镇医院,院方告诉记者,这只是医生的个人行为,现在一些有点技术的医生,依靠“个人走穴”赚外快,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反锁母婴,“白衣天使”在手术中集体逃离

    当天晚上8点45分,医生通知张新年,要将汪福兰从二楼的产房转到一楼的手术室。医院既不提供担架,也不提供推车,张新年和弟弟一人托头和身子,一人托腿,慢慢将汪福兰挪到手术室。汪福兰的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白纸。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妻子痛得实在受不了,眼泪和汗水一起往下流,张新年把妻子的手放在他的胳膊上,在她耳边说:“你要是疼,就抓我吧!”妻子抓着张新年的胳膊,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张新年忍着痛,不停地和妻子说话:“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去爬长城……”

    在和记者谈到这些时,张新年的眼里涌动着泪水,他说以前总是忙,没有时间陪妻子出去玩,现在没有机会了。记者注意到张新年的右手臂上,有着两排深深的血痕,他说那是妻子留给他最后的体温。

    晚上10点多钟,医生陆续来到手术室。此时距汪福兰宫口已开而难产已经过去6个小时。“我怕!”汪福兰紧紧地拉住丈夫的手。张新年深情地看了妻子一眼,退到手术室外,他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听到妻子的声音。

    手术室外的张新年,不时踮起脚扒着手术室的门朝里看,晚10时20分,张新年透过门玻璃,看到医生从妻子的身体里取出了一个婴儿,他笑了,转身对亲戚们说:“生了,我看到孩子了。”

    大约几分钟后,一个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张新年马上问:“我老婆和孩子怎么样了?”“让开,让开。”护士
手里拿着一张纸,匆匆地上楼去了。

    张新年哪里知道,此时妻子挂的吊瓶中的药水输完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医生竟然没有准备备用药水,不得不让护士去药房取,取药又必须经主治医生签字,就这样,护士一直折腾了20分钟才把药取回来。20分钟,对一个病危的产妇意味着什么?

    快晚上11点的时候,有医生陆陆续续地走出了手术室,每出来一个医生,张新年都跟在医生后面询问里面的情况。每一个医生都平静地告诉他:“母女平安,没事了!”当第四个医生出来说着同样的话时,张新年多日因担心而且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他笑得很开心。张新年瘫坐在椅子上打起了盹。

    此时手术室所发生的一幕是张新年万万也想不到的。看到产妇的心电图渐渐成了一条直线,在场的医生们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她们心里十分清楚:产妇今日之死,医院难辞其咎!家属就在门外,要是让他知道了真相……手术室里安静得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在彼此的目光交流后,他们穿着大褂不约而同地冲出了手术室,随后从旁门消失在夜色中……不知她们中有没有人想过:产妇究竟还有没有救?孩子究竟还有没有救?或许,恐惧让所有的医生都忘记了自己的良心。


                  被锁住的手术室里,躺着死去的产妇和活着的婴儿

    张新年醒来后,不见医生的人影,夜色下的医院除了灯光,听不到一点人声。

    已经是6月8日凌晨,张新年再也坐不住了,他奔到手术室门口,发现门已经被锁住。透过玻璃,借着微弱的灯光,张新年发现妻子和孩子还躺在里面。张新年一边捶打手术室的门,一边大声喊:“救命啊,救救我的妻子和孩子!”没有人应声。张新年又接着敲打旁边几个办公室的门,同样没人应声。

    他又冲到二楼妇产科办公室,发现灯虽然亮着,但里面空无一人。他站在走廊里,绝望地呼喊:“医生快出来
啊!救救我的孩子!”

    张新年此时像疯了一样,从二楼冲到一楼的手术室。他一脚朝手术室的门上踹去,没有踹开,他又对着门玻璃狠狠砸了一拳,手被玻璃割出了道道血痕,但是他已经没有感觉了,只知道这道门里有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他要去救她们。

    手术室里空空的,桌上放着一部女士手机,桌下还有一双高跟皮鞋,想必是医生们逃跑时没顾上带走。汪福兰赤身裸体地躺在手术台上,氧气罩还卡在嘴里,剖腹后的刀口还没缝合,血正顺着刀口一滴一滴向下滴,地上有一滩殷红的血,胳膊上的吊水还剩半瓶,已经滴不进去了,张新年呆了,他用手一摸妻子的脸,冰得怕人!他双手颤抖地拔下氧气罩,妻子的口中顿时淌出许多白沫。妻子死了。

    闻声而来的亲戚们在进入手术室后都呆了,直到张新年晕倒在地,他们才醒过神来。大家赶快把张新年抬了出去。忽然,他们听到了两声婴儿的哭声,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孩子还活着!他们在氧气瓶后面的一张小床上找到了刚出世的女儿,身上只盖着一小块棉片,小脸煞白。可怜的孩子!要不是他们破门而入,她可能刚一出生就要告别这个世界。

    门外的张新年看到弟弟抱出了孩子,立马接过来。孩子呼吸急促,看来也快不行了。张新年紧紧地抱着孩子,一路狂奔而去。一边跑一边发疯似的大叫:“谁来救救我的孩子?谁来救救我的孩子?”张新年的叫声在夜色里显得尤为怵人。他不辨方向,也不管前面有没有别的医院,只顾拼命地往前跑。张新年的弟弟见哥哥已经完全神志不清了,一面拨打120,一面飞速追上哥哥,两人轮流抱着孩子朝宁国市医院的方向奔去。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孩子的妈妈已经被耽误了,不能再耽误了孩子。

    大约七八分钟后,120救护车到了,救护车在路上接走了这个可怜的父女俩。

    幸运的是,经医院医生全力抢救,孩子总算保住了性命,但医生不无遗憾地告诉张新年,由于抢救不及时,婴儿现在患上了多种疾病,如果在六个月内无法治愈,后果将不堪设想。

    2005年6月9日,受宁国市卫生局委托,宣城市医学会作出医疗事故鉴定结论:1.产妇在分娩过程中,由于产时宫缩乏力导致产后大出血,医方术前对此凶险情况认识、估计不足,准备不充分;对手术中出现的产后大出血,医方虽经积极抢救,终因该医院条件所限,种种抢救措施不能及时有效,未能挽救患者生命;2.宁国市港口中心医院医疗过失行为与产妇死亡的后果之间有直接因果关系;3.宁国市港口中心医院医疗过失行为在医疗事故损害后果中负主要责任。鉴定结果: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

    2005年6月11日,港口中心医院赔付张新年17.2万元。

    拿着鉴定书和妻子用生命换来的钱,站在妻子的遗像前,张新年久久不能平静。几天前,妻子还就孩子的取名问题和自己争得面红耳赤,而现在……他觉得医院不能赔了钱就完事。

    8月1日,张新年找到港口中心医院院长,要求他和当事医生到妻子的灵位前赔罪,并当着妻子的面发誓,今后不再漠视病人的生命。院长拒绝了张新年的要求。

    张新年接受采访时说,他已经委托律师就医生的渎职行为收集相关证据。律师告诉他,港口中心医院医生的行为已经涉嫌触犯国家刑律。他要追究她们的刑事责任,不光为了他的妻子,也为了给天下所有的“白衣天使”提个醒??生命高于一切!
                             编辑⊙丛海燕

Copyright © 2004 职工天地杂志社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