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思念父亲

2018-07-09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5876

  昨日见父于梦中,相拥泪涟诉亲情。在父亲祭日到来之际,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用文字抒发内心的积郁,坐在这静寂的电脑前,对着这冰冷的屏幕诉说对父亲的深切思念。
  30年前的5月23日凌晨,78岁的父亲离开了我们。父亲,是一个勤劳朴实的沂蒙汉子,生于1911年。那时候,尽管家里穷困,但父亲从来不亏待我们兄妹7人,吃够没有文化苦的他,都让我们进学堂念书识字。清贫的日子如流水般的汩汩流淌,平淡里带有波浪。为了这个家,父亲起早贪黑地劳作,农忙时伺弄农田里的农活,空闲时在家绑笤箸贩卖补贴家用,那时候卖笤箸的人少之又少,大家的钱都用于拮据的生活上了,闲钱几乎没几个,所以大家的日子都过得挺紧巴。好在父亲和母亲相敬如宾,一家人过得和和美美。又隔二年,三哥、四哥、我和弟弟相继诞生在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里。本来就紧巴的日子,这一下过得更加捉襟见肘了。
  家里的几亩农田,渐渐支撑不了这个家的日常琐碎开支了,面对困境,父母亲都一筹莫展。后来,经过家庭会商量,父亲决定独自一人北上吉林长白山“淘金”。
  有一年,年关将至,到东北吉林参场给人家种人参的乡亲们都基本返家过年了,唯独父亲迟迟不见踪影,那时通讯科技还没有现在的发达,只能靠写信、口信和等待,我们一家十几口人就这样左顾右盼焦急地等待着。团圆之夜,父亲在我们的祈盼中风尘仆仆地回家了,母亲失声痛哭地埋怨父亲:以为你怎么样了呢,口信也不捎一个,人影也见不着……那时我看到父亲双眸也噙满了泪水,只是轻轻地转过身,背着我们偷偷掉泪。后来父亲告诉我们,包工头开工资的钱被人家抢劫了,工友们都在等着、闹着拿工钱过年,父亲怕全家人牵挂,终于等不及那点无望的血汗钱,才连夜赶回家与我们团圆。那年春节,尽管过年的物品不是很丰盛,但因父亲的回家,我们过得仍然很热闹、很温馨。
  记得在我上小学五年级的那一年,我刚放学回家,母亲就说你父亲回来了,躺在床上休息呢,他给你们买来了糖块,去拿点吃吧!我一听心里乐开了花。
  经过母亲的身边,发觉她当时在煲中药,一边眼泪还簌簌地往下掉,我心里陡然地紧张起来,压着嗓子问母亲怎么啦?母亲是一个什么事都藏不住的人,所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诉了我,说父亲在给人家盖房时,脚下没有站稳,从房顶上掉了下来,肋条摔断了3根。老板说父亲不会干活,不仅不支付医疗费,还从医院把父亲赶了出来,无助的父亲只好回家治疗。
  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背影已失去往日的挺拔,几根鬓角白发被风吹起,看着是那样的刺眼,沉重的鼾声在房间里回响着。那一刻,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很想替父亲分担一些生活重担,可是,年幼的我们肩膀还背负不起父亲的艰辛,把“碎心”“缝补”了不知多少回的父亲,始终把裂痕伪装得严严实实。
  岁月如梭,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们都娶妻生子,最小的我和弟弟也做了爷爷。父亲也离开我们30年了。30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父亲的思念也在一天天增强。多少次梦中相见、多少次梦中呼唤、多少次泪湿枕巾、多少次梦醒心伤!父亲的身影一次次清晰,又一次次模糊。给我留下了一生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和深深的哀痛,给我留下了撕心裂肺的牵挂和难以忘怀的深切思念。朱玉富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