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我的十八岁

2018-01-08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8873

    借着2018“爱你18”和“18要发”的美好谐音,1999年出生的小鲜肉吴磊率先发了一张自己18岁的生日照片,再加上电影《芳华》的热播,网络、微信圈内掀起轩然大波,人们纷纷发照片表示:谁还没有个18岁?
    对于一个年过半百的人来说,18岁的照片已经变黄,18岁的记忆却清晰可见。面对着自己翻找出来的几张18岁时与老师、同学们的合影,不禁又想起18岁那年的一些事情来。
    俺18岁那年,还是上世纪的1978年。这一年,我中考落榜后回学校复读,学习自然成了非常紧要的事。好在那时农村已分田到户种起了责任田,虽说每年缴完公粮后已所剩无几,可毕竟已经是吃穿不愁了,所以学子们也能够安下心来学习。
    只是那时候考学特别难,而对于我们比别人少一门外语,而总分却不降低的乡联中的学生来说,就更称得上是难上加难了。学校也意识到了这问题,就请了一个文革时的英语高材生给我们代课。这英语老师很严格,用了唱片机给我们放读音,检查我们一词不落地背课文,所以我们这一届的英语都特别好,考学时没有因为英语而拉了分。
    那一年的元旦,毕业班没有放一天的假。想想放假又能干什么?家里收收种种的已经忙完了,村里人又从不过阳历年。再说来年收麦时就该升学考试了,难不成谁还趁了这元旦疯玩去?
    我在下午的自习课后,照例揣了历史、地理、政治之类需要背诵的书,去了学校后面的庄稼地。收秋后,一片片的地瓜、花生地,除了能浇上水的种麦子,大多数的地块都闲着,这正是我们住校生散步、背书的好去处。冬天太阳落得早,天又冷得厉害,我找了个沟沿的背风处,拽了把干草垫了垫,一屁股坐下背起历史来。直到脚冻得木木的没有了知觉,手也红红的生疼,看字也有些模糊了,就起身蹦蹦跳跳地跺跺脚,再搓搓双手捂一下冻得冰凉的耳朵,揣了课本回校去。
    那一年,我已像村里大多数同龄人那样,经媒人说合定了亲,虽然两年里只见过一次面,可朦朦胧胧中也有些企盼。寒假时,隔壁班的她堂妹,捎话说她想跟我见个面,我羞红了脸答应了。第二天一大早,我趁着天寒地冻的村街上还看不见个人,就在兜里装了本政治书,向着约定的村庄后面的杨树林走去。
    在树林里踢踏着冻硬的土坷垃,脸和耳朵都被看不见的风抽打得生疼。四处望了下见她还没有来,就依着棵粗壮的树干掏出了书。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因为已记不清她的模样,满书本却布满了对她的幻想。
    没过多久,她就沿着那条沟沟坎坎的田间小路走来了。我正慌慌地不知该怎么跟她打招呼,就装着未看见似地很“认真”地看书。“你真是个书呆子。”她悄悄地来到我跟前,拽了书本对我说,“不知道你还认不认得我?”
    我红着脸一会儿说忘了,一会儿又说认得吧。她也不再难为我,自己却扭捏了起来,终于从祆兜里掏出了几双红底黄花的鞋垫子,边递给我边羞红着脸说:“也不知你穿多大的鞋,你垫上试试合适不?”我接了鞋垫看了看,荷花、水鸟很漂亮,就由衷地夸她绣得好。看着密密麻麻的针脚,我说学校有卖一块钱一根的毡鞋垫,一根能截两三双,纳鞋垫多费功夫啊!
    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一会儿话,她说该回家做早饭去了,往四周看了看没有人,她竟握了握我的手,然后自己红了脸,边转身紧赶着跑,边又回头对我说:“天冷得很,你也赶紧回家吧!”我怔怔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搓摸着刚被她握过的手,竟觉得热乎乎的暖。同时,心里也暗暗地后悔,虽然想摸摸她冻得红红的脸蛋,更想一把搂过来抱抱她,可竟害羞得很,认识两年来连个手也不敢拉一下。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自己也已是年过半百,青春不再。看着微信上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们18岁时的照片,翻弄着自己日记本里的那几张已经泛了黄的黑白老照片,偶尔还会想起自己的18岁,想起那时迷茫而又企盼的理想,还有青涩而又朦胧的爱恋,心里竟有些柔柔的暖。唐广申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