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石头墙里的爱

2017-10-23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1305

    深秋时节,山脚老家,漫山红遍,层林尽染。山高天阔,鸿雁南归,离家的孩儿想念乡土的味道了。为了亲吻养育我的乡土,我又一次回到了大寨山脚下的老家,那个回荡着童年欢声笑语、满载着父母之爱的院子,那个昔日热闹温馨、见证岁月沧桑,如今荒凉破败的院子,那个只有外面的石头墙依然挺立的院子。我扶墙生情,思绪万千。
    那是七十年代的一个春天,父亲为了让儿女们住上新房,不辞辛苦,费尽周折为建新房子备料。建房首先需用石料,他就去邻村买炸药,同大哥一起去山上勘察。那时炸石头比较落后,需用3人,一个人扶钎,两个人轮流用铁锤夯,你一锤,我一锤,用力重砸钎打炮眼,炮眼够深度时,再装上炸药点燃,这时人需要快速远离,以免被爆炸的石块砸中。炸开石头后,石匠师傅们要把大块破成小块,然后再用地排车装回,从山上拉回建房地点。后来听母亲讲,父亲从隔马岭山上往家拉石头下坡时,因道路不平,牛受到开山炮声惊吓,父亲摔在车下受伤。也就是从这时起,父亲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差。
    接下来是备土,父亲要一步一步、一筐一筐地把土从远处的田里挑到建房地点,父亲的扁担换了一根又一根,鞋补了一遍又一遍。材料一点点的齐全,父亲一天天的消瘦,骨头棱角清晰可见;父亲的腰累弯了,再也直不起来了。
    依然清晰记得父亲背上的血印和绳索的痕迹。那是在背屋檐板的时候留下的,石匠师傅们在山上精心打磨好屋檐板后,父亲用两肩一块块背下山来,每天往返多次,其苦其累令人难以想象。还有建完房后,为防备下雨屋顶漏水,父亲又到山脚下拉石子回家,再用肩挑,然后再找很多人起大早把拉回的石子铺上,拌上石灰浆夯实。按照农村的风俗,这个活必须在太阳出来前完工。
    建新房子的活琐碎而又麻烦,从山上到山脚,从这座山到那座山,从石料到屋檐板,从无到有,从旧到新,不知父亲流了多少汗水,受了多少苦累,早起晚睡,披星戴月。就这样,父亲经历了汗珠子摔八瓣的奋斗历程,我们全家终于住上了新房子,而父亲却累倒了,再也没有站起来。父亲用心血甚至是生命为我们建造新房子。对父亲而言,房子是父爱的最深切表达;对儿女而言,房子就是父亲的身体,就是伟岸的父爱。
    父亲的生命之钟永远定格在1988年农历正月十六,他的生命年轮停止在67岁那一圈。他一辈子都在四面环山、靠天吃饭的贫瘠土地上生活、战斗。
    其实我对父亲的印象并不太深刻,因为他去世时,我才14岁。再加上他老人家一生简朴低调,凡事不爱张扬,甚至一生都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却日渐清晰地成为我心中最美丽的底片。如今这世上唯一能代表父亲的就是这面石头墙,这是父亲最美的照片。这让我现在想念他时能慢慢地回忆,细细地品味。这面墙里面住着父母亲和我们 6 个兄弟姐妹,是一个 8 口人的大家庭。这面墙的一沙一粒都是父亲的心血,都是无言的父爱。当再次触摸到这面墙时仿佛是父亲的大手抚摸着我的脸颊,粗糙却温暖,好似又回到孩提时代。可如今,回到现实却已物是人非。我早已泪流满面。父亲,您再回来看看您修的石头墙吧!李德营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