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瓜棚豆架

2018-10-11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869

    “一庭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瓢儿菜就是所谓的葫芦菜,葫芦、扁豆和扁豆花的细节和意趣呢,于我这个自小在乡下长大的泥人而言,入脑记心,未敢忘却。
  儿时,家乡艾山街道罗汉峪村村西由父亲用鹅卵石堆砌的菜园内、墙边、地偃旁,每到秋天,就爬满了扁豆花。那时,最常做的一件事便是跟随母亲做些力所能及的活,比如支上个竹架,或者拉着绳子顺势缠绕在扁豆架上,为爬秧的扁豆铺平上长之路。扁豆的触须,顺杆而攀,向着秋天深处纵情迈进,没几日便迤逦成了乡间一道妖娆的流苏。暖拂照,秋风爽,扁豆花一小撮、一小撮地开着,迎着秋日高照的长空,婆娑着,匍匐着,生长着,你攀我,我缠你,一副携手并进的样子。
  扁豆是一种回报心很强的菜蔬。清秋里,别的菜如南瓜、葫芦、冬瓜从出生,到茁壮,再老去,一茬茬地更新着生命,扁豆却青春常在容颜不改——满载繁花,它的骨子里蓄满了图强生存的韧劲。花落,成荚,藤蔓上密密的,嫩嫩的,悠闲地挂着,似蝶翅俏对秋风,似“绿月亮”美丽动人。最常见的情景是,一串花藤上,既有豆荚,又有豆花,潜伏在醉人的秋风里。下豆荚,上豆花,远花的豆荚大,近花的豆荚小。豆荚、豆花一字儿排开,母亲形象地称之为:爷爷孙子代代,很是贴切。
  阴凉的扁豆架下,几只芦花鸡在刨食。谁家的狗儿也来凑热闹,趴在篱笆下,伸出长长的舌头。那是我家的院落。院落里,母亲善种菜,更视扁豆如家珍。晨曦中、夕阳下,时常能看见她在种扁豆的身影。好心邻居笑话母亲道:“够吃就行了,种那么多干啥?”母亲总是笑吟吟地说:“扁豆既好吃,又有药性,能健脾清热解毒。”每年夏初,母亲把一粒粒扁豆种子随意地往土里一丢,秋风乍起时,就会开出最艳丽的花朵,结出最饱满的果实。所以,我从小便懂得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道理。
  秋光静满之时,跟着母亲提篮攀藤,去采摘一架扁豆,真是件惬意的事情。动作小心翼翼、认认真真,生怕把花藤扯断,把扁豆撸疼,情殷殷,态憨憨,在某个黎明,或某个黄昏,濡染出小日子的温馨与诗意,堪可定格入画。满架扁豆花开不止,结果不断,摘完一茬,又长出新的一茬,一直到霜降,把一个季节的饱满与圆润演绎得淋漓尽致。
  扁豆随摘随吃,阔而肥厚,充满激情地抚慰我们的肠胃,适时适机地给人敦实厚重的满足。看摘下的扁豆差不多够一餐了,掐住一头,轻轻一撕,一根蒂丝就下来了;倒过去再一掐、一撕,另一根蒂丝也下来了。清水一冲,用手轻轻拨动,一些豆粒滚出来,嫩绿嫩绿的——用“豆蔻年华”一词来形容,最恰当不过。洗毕,入锅添些猪油或花生油爆炒,或搁饭锅里蒸,再放点盐,放点味精,那味道,一个字,香。清淡的农家,能有这样每天必备的菜肴,身心又会多一份滋养,多一层满足。
  在扁豆盛果的时候,母亲把成筐的扁豆摘来,放到铁锅里蒸熟,再放在秋日的太阳底下晒干,储存起来,等到冬季和来年的春天缺菜时节,拿出来用开水泡开后,包水饺或腌成咸菜,伴随着一家人度过“年好过,春难捱”的岁月。现在想来,那些久远的记忆蕴藏着的清贫的味道,熟稔又亲切。
  扁豆花的花期很长,从初夏到深秋,都能够见到她窈窕的身影。扁豆虽于人好处甚多,却不见它容于高筵盛宴,它却不在乎这些呢——它始终默默无闻地扮演着“给我一粒扁豆籽,沉淀一架精华,还你很多惊喜”的角色。
  秋风里,秋阳下,触景扁豆芳华,怎不叫人想家?朱玉富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