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怀念村庄

2018-07-12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5577


    那是一种气味,很像夏天的苦艾,参杂了一缕野菊的芬芳,还有麦秸在阳光下散发的呼吸,似乎是从岁月的尽头弥漫过来,悄悄地把我覆盖,又好像从不存在。
    那是一种声音,仿佛风在看不见的地方呼唤,蝉鸣狗吠和鸡叫,全都扯着熟悉的腔调,它们突然有一夜在梦中喊我的名字,醒过来,看见静静的月光满地流淌,也像一种亲切声音。
     那是一种颜色,不仅仅是草青,也不仅仅是麦黄,白雪落在灰瓦,雨水洗过青石,风卷起细微的尘土粘在父亲汗津津老铜般的脊背上……说不清的颜色把我的记忆涂抹,让我的孤独也如此斑斓。
     那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庄,多少年蹲在一个地方,沉默寡言,如同一片苍老而疏落的树林,就算有风吹过,也只是轻轻摇晃。

    村子伫立在柔软的丘陵上,凝望着暮色很重的地平线,她的目光一年年凝固成一条越爬越远的小路,每个离开的人都踩着她的视线,有谁知道她眼神的疼痛。
    不想提到秋天,尤其是那些有人出嫁的秋天,父亲喝很多的酒,抽很多的烟,表姐的胸脯在那个季节突然丰满,像田里的庄稼散发着汗香,有人收获我稚嫩的遗憾。
    母亲总是起得很早,睡得很晚,又总是那么疲倦,像院里的石磨一年年转,豆浆如浓稠的眼泪,凝成豆腐也卖不出几个钱。
    那头牛,走了许多年,依旧没有走远,就像爷爷一辈子在田头、村头和炕头走来走去。牛老了也会忧伤,大部分时候沉默,少部分时候流泪。
    那条狗,年轻时爱叫唤,像村里的后生有劲使不完,它爱过的事物主要是村东的母狗和杀猪的三叔,后来也老了,喜欢和老人们一起晒太阳,眯着眼,回忆平淡如水的过往。王金明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