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我欠父亲一个拥抱

2018-06-14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2467

  自从我记事起,我对父亲一直有一种天生的畏惧。
  严父慈母,在中国人骨子里很深厚。老实说,看父亲当兵的照片,很帅气,很英俊。
  现在的父亲,日益苍老的脸,有点佝偻的背,岁月风雨的无情让他更加消瘦。岁月像一把锋利的刀,无情地在他额头刻下一道道沧桑。
  父亲是座山,为孩子挺起脊梁,不论你是不是服他;父亲是条河,为孩子洗涤污垢,不论你是不是懂他。这是当了父亲以后才悟得的道理。以前为什么都不明白啊?
  上小学五年级时,我特别痴迷下军棋。每天晚上草草做完作业,就偷偷跑到煤场门岗室同李叔一起下军棋。军师旅团营连排带工兵,作战模拟,战场厮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过瘾得很!当被李叔杀得片甲不留时,就带着失败的情绪,怏怏不乐地回到了家。每次都是10点多,蹑手蹑脚,钻到被窝里,暗暗发誓明天再战,一定要雪耻。
  不知不觉中,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父亲平日里不说,他想给我一个“痛改前非”的机会。然而,我却我行我素,根本不把学习当回事。那天晚上,家里的灯光一直亮着。这回不是铩羽而归,而是凯旋而归。正在兴头上的我,不知道一场“大祸”临头。父亲见到我,铁着一张脸,剑眉集中,怒目而视,扔来一句话:“干什么去了?”“玩去了……”我怯怯地回答道。“下棋去了吧?玩棋不要紧,耽误学习不行!”我想隐瞒我的事,撒谎说:“我……没……下棋……”当他厚重的大手甩到我的屁股上时,我终于明白说谎话的严重性和后果了!
  其实,父亲早已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他跟踪过我,不,应该说是暗中保护我,看看我到底去哪里了,去干什么,深夜回家安不安全……犯了错被挨打,母亲是不会帮我的。
  小孩子被打,很会记仇,包括对自己的父亲记仇。因为,他不理解父亲,读不懂父亲。
  我自己这个无法无天的孙猴子,总也逃不出父亲的那双手,布满老茧,手掌厚且大,指头极粗,砖一样厚重。我做梦都想逃离,更想逃离家。但都是想想而已,我没有离开的勇气,更没有实力!
  后来,我长大了。父亲宽大的手掌,不再落在我的身上。惹他生气后,他多半气得直唉声叹气,手抬起又放下,拂袖而去,从嘴里挤出“不争气的东西”。偶尔也轻轻地抚摸我的头,拍拍我的肩膀,“长大了,要懂事,要争气!”那眼神复杂,不知里面包含了多少期待,也许还有失望。
  只有当了父亲的男人才是真男人。现在,我才明白了父亲才是真男人,才找到了真正的答案。童年,被父亲那双偌大的手握住时的幸福,被父亲抱在怀里的感觉真好,暖暖的。
  温润的春,躁动的夏,萧瑟的秋,冰寒的冬,父亲牵着我的手,走过一年又一年。
父亲的手,没有光滑而润泽的皮肤。岁月的风霜雨雪,在父亲的手上留下了一道道沟壑,干燥粗糙,就像松树皮;家里的拖把、扫帚,不用买,都是父亲自己弄的,家里的灯具、摩托车、家用电器一坏,从来不请修理工的,都是父亲亲自上阵,几下就搞定。
  其实,父亲的手很暖心,很细腻。我小的时候,睡觉时总要蹬被子翻身子,他总会用他那温暖的手为我掖紧被子。严冬的清晨,风呼呼地刮。我冻得直打哆嗦,露在外面的手和脸,好像被刀割一样。父亲为我挡风,一手提着沉甸甸的书包,一手把我冰冷的小手握在他那宽大的手掌里,严严实实。我的心里热乎乎的。温暖的大手,炙热的感觉,一直温暖着我前方的路。一点一滴的幸福,留存于父亲的手指尖,一丝一缕的温情,流淌入我的心田。
  现在当了父亲的我,每当回到老家看望父亲时,我习惯握住父亲的手,重温童年被那双手温暖时的感动,聆听从指尖传到心尖的心跳。
  现在想想,我欠父亲的太多太多。儿子是上辈子欠父亲的债。
  父亲,我欠您一个深深的拥抱。冯东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