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难忘当年麦收忙

2018-06-14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5214

  八十年代初期的苏中平原上,一到麦收季节,金色的麦浪随风起舞,甚是壮观,田野里一片繁忙景象。
  清晨,天刚蒙蒙亮,人们便来到自家田地里挥镰割麦。那时,机械化程度较低,收割麦子基本都是靠人工,人手一把月牙型镰刀,头顶草毡帽,一人一垄,弯腰抬臀,挥动胳膊,开始与时间赛跑,在麦浪中蜗行。因为等到太阳上来,露水干了,暴晒下的麦粒,会因收割时的震动,从外面那层晒脆的包皮里脱落,散落到田地里,这是辛辛苦苦地忙碌了一季,好不容易等到收获时,乡邻们绝不能接受的“颗粒没能归仓”。
  那时候小,顽皮成性,那种感觉是现在的城里孩子所无法体会的。炎炎夏日,光着上身满田地里疯跑,黝黑的皮肤晒褪了皮,也挡不住我们“自由奔跑的步伐”。我们盼着农忙,是因为学校有农忙假,说是让学生放假回家帮助收割,其实是老师们需要回家农忙,我们这些小屁孩不给父母添乱就不错了。偶尔会在父母、大人们累了,坐下来休息喝茶时拿起镰刀一试身手,那叫一个惊心动魄,扣人心弦啊!“去、去、去,别在这里添乱!回家再提壶开水来!”父母赶忙从我们手中夺下镰刀。一溜烟,我们几个小屁孩便不见了踪影……
  割倒的秸秆在田里整齐地排列着,一排排像是等待检阅的士兵方阵。无需留人看管,无需做任何特殊处理。待到日头下山,高温稍稍退却时,全家出动,开始将麦子集中到打谷场上。这时的我跟在大人们的身后一起抱麦秸装载,用平板车推到打谷场,卸下麦秸,再由大人堆成一堆,盖上塑料薄膜,以防夜间下雨。经过几天几番来回,自家田地里的麦子全部收割完毕了,正好生产队的脱粒机也预约到位了。
  最忙碌的时段开始了,大人们一字排开各司其职,像极了工厂的流水作业,老爸当然是负责最危险、最忙碌的那道工序:将传递到他手边的麦秸推进脱粒机进口内,上高中的哥哥负责用大木铲将脱下来的麦粒从出口处铲出来,这是个灰尘最多,需要反复弯腰、耗费体力最大的“工位”,年轻力壮的哥哥干上一会儿也需要扶腰休息一下,而我就是那个临时顶班的人。
  机器熄火的瞬间,我和哥哥姐姐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那是体能消耗到极限,一下子放松下来的本能反应。老爸老妈心疼地叫我们回家洗澡睡觉,而他们还要在打谷场上做一些收尾的工作,至于他们什么时候到家睡觉的,我们就浑然不知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将麦粒摊开在阳光下暴晒晾干,再寻机“扬麦”去尘……
  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回老家,农忙时节家家都是花钱请人用机械收割,省时省力。时代在变迁,农民的生活在改变,社会主义新农村正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回忆满满,自豪满满,信心满满,我对家乡的情感满满!潘万余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