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儿时的过年

2018-02-09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2842

    平时忙于工作,很难有更多的空闲,但每逢春节,我必须挈妇将雏,赶回老家与父母团聚。年三十回到老家,大街小巷,到处飘着浓浓的年味,带着特有的乡土气息,让人倍感亲切。
    听母亲说,父亲起得特别早,把院里院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春联也贴得十分讲究,边贴边哼着不是很靠调的京剧,美滋滋的心情溢于言表。一提起春联,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那又黑又臭的墨汁。我的童年在父亲的熏陶下,饱尝了这种味道,他是个典型的书法爱好者,对春联的感情特别深。改革开放之初,商品经济还不是很发达,每当过了小年(腊月二十三),乡亲们就拿来红纸,找父亲写春联。父亲是有求必应,白天写不完,晚上就耗煤油灯。乡亲们总过意不去,大都不空手,有的拿几个柿饼,有的拿棒干枣,条件好的还拿挂小鞭炮,反正什么都有。乡亲们就那么朴实,父亲再三推让,总拗不过他们,只好悉数收下。有时候,红纸收多了,就得提前熬五更了,不管再累,总能让乡亲们按时贴上春联。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春联逐渐成了一种商品,手写的、印刷的、描边的等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也许是父亲的工作太忙,从那以后,乡亲们不好意思再麻烦他,干脆到集市上去买,花钱也不多,若能买到印制精美的春联,为节日喜庆气氛增色不少。
    早晨贴完春联,就该忙年三十了。炸藕合、炸鱼、氽丸子,置办饭菜都由母亲来承担。父亲在这一天有一项很重要的活,就是写牌位,按“本音门中三代宗亲”,分别写高祖、曾祖、祖父等等,遇到先人弟兄们多,也要分个伯仲叔季。
    午饭前,要请家堂。通常带上火纸、白酒、鞭炮,在大门外面找个空阔的地方,请自家的先人们回家过年。请了先人,放完鞭炮,进大门,先敬门神,再敬牛马王。回到堂屋,在对着堂屋门的高八仙桌上,按顺序排上牌位,两侧竖放上筷子,前面摆上五样菜,以示对先人的尊敬。
    除夕晚上要“熬五更”,亦称“守岁”。在没有春晚的年代里,大人们推牌九、玩纸牌,小孩们打灯笼、放鞭炮。现在的街头巷尾平静了许多,人们大都在家里喝着茶,嗑着瓜子,吃着葡萄干,看春节晚会,辞旧迎新。我的思绪飘到1984年冬天,寒风凛列,滴水成冰,村干部、乡亲们正和供电站的同志们一道,冒着严寒,架设电线。通电的当天,乡亲们敲锣打鼓,奔走相告,全村同庆。村委也咬了咬牙,在春节前,花了四百多元买了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放在村委大院里,让乡亲们顺利看完春晚,乡亲们的热情无比高涨、兴奋不已。岁月轮回,人们对那开天辟地的事件记忆犹新,就像这今晚的路灯,不仅仅驱走了黑暗,还照亮了前程。
    进入子时,鞭炮声逐渐密集起来,长辈们带领子孙烧纸烧香,祭祀天地、神灵、祖宗,祈求平安福瑞,俗称“发钱粮”或“发码子”。接下来就是吃年夜水饺,多用豆腐、韭菜、粉条做馅,取“都富、长久”之意。
    大年初一的早晨,家家放罢鞭炮,拜年开始了。换上新衣服,梳装打扮完毕,无论男女老幼,基本上按照近远亲疏,本姓外姓来拜年。乡亲们的拜年方式既朴实,又厚道。只要有家堂桌子,大都作揖磕头,遇到长辈也要磕头。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我站在故乡的土地上,仿佛看到了又一个风调雨顺的年景。王超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