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电 话

2018-01-11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5530

    现在正下大雪。这场雪是那样大,他顶着风雪下班回家,帽沿和衣领上沾的全是。
    自从进城读书之后,毕业了他就一直留在城里,“已经好久没在城里见过这么大的雪了。”他心想。他小的时候,最爱在下着大雪的村里疯跑。疯跑一大圈,他才回家。母亲打开屋门,只见一个雪人笑嘻嘻地望着她。母亲总会“哎呀”大叫一声骂道:“小狗崽子,有病!又疯!”一边骂,一边往他身上拍打,从上到下,直到把他身上的雪都拍干净了,才放他进屋。进屋后,他坐在小板凳上,大口地喝着母亲留给他的甜疙瘩汤。
    上班之后,他很少回家了,准确地说是再也没回去过。母亲总是打电话来问他什么时候能回家,他总是说工作忙,没空,到下班的点儿了他不能走,因为多干活领导才喜欢他。逢年过节的,别人请假休假回家过年他不能走,因为别人不愿加的班他来做,才能和同事处好关系。他迫切希望能在这座城市站稳脚跟,却忘了在他的身后,有一双来自母亲的眼睛,一直在温暖而又殷切的望着他。
    “不知道妈最近怎么样了。”他自己问自己。最近一次跟母亲通话是在八个月前,母亲在电话里咳嗽得很厉害,有些虚弱。母亲告诉他嗓子又干又疼,吃不下饭去。他说天气太干燥,多喝水就行。母亲又告诉他晚上睡不好觉,半夜胃疼得厉害,醒了一身的冷汗。他说是寻常的肠胃感冒,要母亲多喝热水,晚上盖好被子别着凉就行。母亲在电话那头,停顿了好几秒没有说话。他急躁地翻着手里的材料,没有耐心等到母亲说话,对着电话说:“妈,我这儿急着干活儿,先不跟你聊了。”他挂了电话,又埋头于一张又一张的材料。明天单位里要竞选组长,他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现在,他成功地选上了组长,却突然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冬天里突然想起了母亲。不知道母亲的咳嗽有没有好些,胃还疼不疼了。明天是周末,他终于在此刻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回家看看。
    他拿起手机,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无人接听。他感到奇怪,再拨再挂,又拨又挂。
    漫天的大雪汇聚成白色的漩涡,将他吞噬将他淹没。他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什么,眼前却是一片迷蒙,就像是童年时的那碗甜疙瘩汤蒸腾的雾气。然而,渐渐地,纷飞的雪花之中竟浮现出母亲的脸,一个白色的母亲,白色的发梢,白色的眉毛,连皱纹都是白色的。
    他的心像是被冰碴猛地一钻,禁不住颤抖起来。再次拨通电话,空洞的嘟嘟声传来。他声音嘶哑颤抖地说:“妈——”突然,他猛地挂断了电话,捂住了潮湿的眼睛。
    雪,依旧下得很大。菅子涵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