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带农历的日期时间代码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返回首页 今日要闻 企业视窗 工会新闻 科教园地 人间·领跑者
  法制·社会 维权信息 企业职工 文学·书画 卫生·健康
New Page 1
搜索:
New Page 1
杨德明:“到最需要我的地方去”

2017-03-23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5142

  济南市长清区“归德好人”杨德明,是长清区归德中心医院放射科的一名放射技师,23年前,他面对待遇优厚的县医院工作机会,毅然选择了回到他的家乡归德农村医院工作。“我们这缺少放射方面的人,我要为家乡的群众服务。”面对众人的不解,杨德明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1994年7月,杨德明从山东省卫生学校(现山东省医学专科学校)毕业,放射专业。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长清县卫生系统,除了县医院、中医院放射科里有几个专业放射技术人员外,其他乡镇、站所根本没有。杨德明到县卫生局报到的第2天,县、乡镇卫生院的院长就到卫生局争着要他。
  当时上级部门问他想去哪家医院上班,他选择了回到家乡的农村医院,“农村缺少放射人员,透视拍个片子,必须要跑到县城才行,我到农村医院去工作,以后村民透视拍片子再也不用往县城跑了。”
  杨德明说,他刚到归德中心医院放射科的时候,科里的设备是一台上海产的200mA—X光机,当时这台机器在乡镇一级是最先进的。但是,透视操作需要在暗室,门窗要关闭,还要用厚的帘子挡住,避免进光,这对操作者来说,辐射危害相当厉害,科室防护措施又很差,“放射科里的一位前辈,就因为辐射得了“褪毛症”,这是放射工作者的职业病中最常见的一种,头发、眉毛几乎全部掉光,所以他提前病退了。”
  “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差,为防止辐射,必须穿着铅衣操作设备,在透视、拍摄几个操作完成后,就感觉浑身乏力,拉不动腿,特别是夏天,穿着十几斤重的铅衣,手上戴着铅手套,即使有风扇吹着,也止不住地流汗,手套里能倒出水。”杨德明回忆道。
  2014年10月份,一名8岁的外伤小孩来到放射科拍片,因为受伤的原因,孩子一直哭,他一碰孩子,哭得更厉害了,“孩子的父亲以为是我操作不当让孩子疼痛加剧,二话不说就揍了我一拳。我当时感觉特别委屈,特别生气,但为了给孩子做检查,还是完成了整个透照过程。”
  后来,孩子的父亲觉得错怪了杨德明,再三给他道歉。“作为一名大夫,应明白患者家属的心情,这是每一位医务工作者都应该做到的。”提起这件事,杨德明笑着说。
  随着医疗条件的提升,归德中心医院引进了成像快,图像清晰,更加快捷高效的医疗设备。为了能尽快熟悉新设备,杨德明利用休息时间,翻阅大量国内外相关文献、书籍,通过网络向知名专家咨询、请教,用最短的时间掌握先进技术经验,不断提高专业技术水平,并先后进修了专科、本科,以优秀成绩取得了毕业证书,被长清卫生局聘为中级主管放射技师。
  由于杨德明操作规范,出片快,拍出的片子清晰度高,对待病人总是不厌其烦,老病人都亲切地称他“小杨大夫”,年轻人称他“杨哥”。杨德明常说:“‘医者父母心’,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在工作中,我看到儿童患者,我就会想到自己的孩子。看到同龄人,就会想到自己的兄弟姐妹。看到老年人,就会想到已经年迈的双亲。我没有理由不做好本职工作。”马光仁
无标题文档

Copyright ©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